反传销 发表于 2015-10-27 13:14:51

检察官揭秘新型传销内幕

   近年来,面对猖獗的违法传销犯罪活动,合肥市始终保持打击的高压态势, 2012年,全市检察机关在办理违法传销犯罪案件中,共审查逮捕175人,提起公诉45人;2013年1—5月,审查逮捕23人,提起公诉87人。在这之中,包河区检察院因成功办理全市第一起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和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陈志愿等59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备受社会关注。该59人案件的办理经验和对传销组织内部机制及资本运作模式的揭秘,为此后一些传销案件办理奠定了基础。

    案件回放

    陈志愿、陈志敏等59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件:2011年4月起,鉴于包河区检察院成功办理第一起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的经验,合肥市侦查机关分三次将陈志愿等59人案件,移送该院审查起诉。

    1.“五级三晋制”网罗钱财

    2007年5月,陈志愿经人介绍在广西南宁加入一名为“资本运作”又称“连锁经营”的传销组织。该传销组织以纯虚拟的份额作为“产品”,通过广泛发展人员购买份额,建立起 “五级三晋制”的上下级网络关系,由其上线人员对所购份额按比例逐级瓜分。行业规定所有参加者购买第一份为3800元作为加盟费,随后每份以3300元计,最多一人可出资69800元购买21股;加入者每人最多可发展三名下线,通过其伞下人员不断发展人头提高业绩,以此获利并得到晋升,级别不同其获利额度也不同。“资本运作”分为五个等级:业务员、业务组长、主任、经理、老总(高级经理)。老总之上,根据业绩与能力又分三个层级:工资收入累计达100万元以上者可提名为体系负责人、工资收入累计达200万-300万元以上者可提名为独立体系负责人、累计收入达1000万元以上者可提名为行业负责人。行业规定,新成员每购买一份,其线上的三代以内老总每人均可获得500元的工资,三代以外的老总则瓜分“公积金和税款”。根据内部等级不同其职责权限也各有分工。

    2.传销队伍迅速扩张

    陈志愿自加入这一传销组织后,以“资本运作”为名,于2007年11月和2008年先后发展了陈志敏、莫大刚等人,陈志敏后又发展了孙某某、彭某及叶某某等人,莫大刚发展了范某某、秦某某及郜某某等人。通过组织其伞下人员直接或间接的发展与“复制”,陈志愿、陈志敏在2008年5月已成为老总,二人领导的传销组织迅速发展壮大,至2009年2月前后陈志敏已是独立体系负责人。后二人为逃避广西打击传销活动的势头,于2009年春夏,带领其传销体系陆续迁至合肥,在多处居民小区继续从事传销活动,其规模从数百人增至近4000人,层级多达25层。2010年10月,迫于国家打击非法传销的严厉态势,陈志愿与另一“资本运作”传销组织的独立体系负责人廖怀宇商议,欲将二人领导的传销组织在不改变既有运行模式和网络体系情况下,与合法的直销公司“联营”,企图在合法形式之下继续秘密从事“资本运作”,骗取非法利益。2011年1月11日,被告人陈志愿、陈志敏及其体系内主要成员十九人,在某酒店召开会议时,被公安机关一举查获。

    传销案内情解密

    从合肥市第一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件,到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陈志愿等59人非法传销案件,再到近期审查逮捕即将起诉的一起传销人员寻衅滋事案件,正处于大建设中的合肥市包河区既是传销组织活动频繁地区,也是对违法传销犯罪活动打击力度最大的地区。自2011年以来,包河区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已办理违法传销犯罪案件39件165人;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16件。为更有力地打击违法传销犯罪活动,检察官于办案中,也针对各案件特点、传销组织资本运作模式等进行了深刻分析与思考。办理合肥首例和陈志愿等59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件的包河区院主诉检察官倪卫红以及长丰县院侦查监督科长蔡涛对此作了深刻剖析。   1.传销场所以“家庭”为单位如在陈志愿、陈志敏59人案件中,二陈于2009年6-7月左右,将传销团队陆续从南宁迁至合肥,在包河区较偏远的小区内租房以“家庭”为单位设立传销场所,以帮助合肥大建设为诱誀,以“资本运作”“连锁经营”为名,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诱骗他人来肥缴纳钱款,并逐渐形成“金字塔”式的传销网络关系。该传销模式,不同于传统的非法传销,首先不以限制人身自由为手段,强行拉人加入传销组织,而是通过“开心门”“前保”“合传”等一系列手段,让被骗者逐渐放松警惕。其中,有这么一个细节,新来人到这个“家”后,上线会当着新来者面将为其买的新卧具、洗漱用品等一一铺好、摆好,让新来者感到“家”的温暖;其次,针对每个人不同情况采取不同谈话方式,并不谈传销,而是从你曾从事的工作或兴趣谈起,让你逐渐放松警惕,落入窠中。2.1040万元高额诱惑该传销组织,虽仍以3800元为一份虚拟份额,让参加人先交纳3800元取得会员资格,但从第二股开始每股为3300元,鼓励成员一次性购买11股或者21股,其目的是可以直接成为主任,获取更多返利;发展份数达到一定份额,层级相应提高,提成比例虽有不同,但因份数的增加,其提成也水涨船高。其具体层级是: 1-2份   实习业务员(E级)   3-9份   业务员或业务组长(D级)    10-64份   主任 (C级)      65-599份   经理 (B级)       600份以上老总 (A级)      3.严格的“薪火传承”该传销组织内各层级之间互不往来,仅限于同层级交流,传销组织的游戏规则犹如“薪火传承”,不同层级掌握不同规则,上线始终掌控最根本的游戏法则,并有一整套工资提成及奖惩制度予以保障。工资分配提成方法,“咨询线”(实际就是输血线)始终畅通无阻,保证了上线永远对下线的紧密控制,金字塔的最上层永远是利益的最大获利者和持久获利者。4.传销人文化程度不断提高 在前期所查办的传销案件中,被告人文化程度多为小学、初中文化程度,运作模式也较为简单,属于粗放型。而在陈志愿等59人案件和后期所办案件中,被告人文化程度普遍提高,既有小有所成的商人、退伍军人、大学讲师,还有一些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一些人社会阅历丰富,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管理模式更加精细。长丰县院近期办理的一起案件,10名犯罪嫌疑人中有7人是大学毕业生,这背后的原由和后果不能不引起社会更多关注。型传销组织的这些特点,使更多人受到欺骗和蒙蔽的同时,也给司法机关有效打击带去不小难度。5.混淆传销与直销的区别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从所办的一些案件看,违法传销案件与一些故意伤害、盗窃抢劫刑事案件不同,一是表面看起来,其组织成员较为自律,对当地群众干扰较小,祸害行为较少,因此,具有很大蒙蔽性;二是组织者对传销人员精神控制较多,有一整套教育、培训方案对内部人员进行洗脑和调控。其中突出的一点,就是将传销与直销混淆。倪卫红介绍说:如在“洗脑”中,他们总是这样强调,我们这是国家扶持产业,是正当行业。而且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提一提当地的领导人,并断章取义提一提这些领导人的讲话什么的,消除新加入者的疑虑,从而完全被其蒙蔽。用他们的术语说,这叫“宏观调控”。

    社会危害性 不可低估

    虽然,从以上隐蔽性看,传销组织似乎对当地危害不大,但实际上,违法传销活动不仅扰乱了社会正常经济秩序, 而且极易引发其他犯罪。据包河区院侦监科赵科长介绍,在该科近期审查逮捕并即将移送审查起诉一起传销人员寻衅滋事案件中,当打击传销执法人员在辖区清查传销人员时遭遇暴力抗法,这些传销人员借势生事,扔砖块、木棍,围攻殴打辖区整治传销的执法人员;在长丰县院办理的一非法拘禁案中,被害人何某等三人,被同学、朋友以做生意、介绍对象等名义骗至合肥某传销点,为强迫三人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某等轮流对三名被害人“洗脑”、看管,锁住房门不让随意外出,限制三人自由;而合肥市院前不久办理的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案发原因亦是被告人张某某经被害人曾某某的引诱劝说,从深圳来合肥从事传销活动,并被发展为曾下线的下线,张某某配偶也被发展为张某某下线。后张某某因未发展到下线并因一些生活琐事与曾发生矛盾,遂向曾提出其夫妻二人退出传销并要求退款,但遭到曾的拒绝。在被骗且对生活前景感到无望中,张某某将曾杀害,此案发生在某小区内,对社会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

    打击力度 不断加大

    为进一步加大打击违法传销犯罪活动力度,更好地维护人民群众利益和社会稳定,合肥市于2013年再次在全市范围开展了集中打击清理传销行动。安徽省高级法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也联合出台了关于打击传销违法犯罪行为适用法律问题若干意见。在合肥市的集中打击清理传销行动中,不仅制订了详尽的工作方案,专门成立了集中打击清理传销行动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制订了明确的“党政领导、部门联动、密切协作、综合治理”原则和属地管理、守土有责、坚持打防结合、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方针,依法严厉打击违法传销犯罪活动……加大对出租房和流动人口的管控力度,堵住传销活动源头,铲除传销活动滋生土壤。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检察官揭秘新型传销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