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 发表于 2015-11-9 14:05:57

传销历史

传销历史
(作者秦汉东)

纵观当代中国各类骗术,能够形成规模化、组织化、行业化的最大骗术就是“传销”。 传销的社会危害比黄赌毒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我们把传销称之为继黄赌毒之后的第四大社会毒瘤一点不过。
传销是泊来品。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华尔街资料显示,层压式推销(传销)最早成立于1964年,由美国人威廉·帕特里克在加州所创,当时的公司名为“假日魔法公司”,在短短的8年间其业绩从第一年的52万美元窜升至1972年的2.5亿美元。大约同时成立的“佳线产品公司”也是“老鼠会”的杰作。
1971年,美国贸易委员会有鉴于“老鼠会”在全美各地流窜发展,并带来许多社会问题,于是率先控告“假日魔法公司”违反联邦贸易委员会会法。同年加州政府也检举“佳线产品公司”的非法行为。到此,“老鼠会”无法在美国立足。于是开始跨国发展,在加拿大、欧洲、日本、中国等地都出现“老鼠会”的足迹。由于他们在各国市场崛起,谋取暴利,并引起了严重的社会问题,相继被勒令停业。
大规模的层压式推销曾于前苏联共和国发生。苏联解体后不久,当地的人对股票市场不熟悉,被误导以为可以轻易获得10倍以上利润。最恶名昭彰的是俄罗斯的MMM骗局和阿尔巴尼亚的层压式推销骗案。传销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与演变也是良莠不齐、毁誉参半。
传销于1980年代在中国出现,最开始出现于南方和沿海大中城市,进入1990年代经过几年的发展,遍及全境,声势浩大。中国大陆对传销态度,官方开始并未禁止。之后由于演变成推销假冒伪劣产品、层层加价欺诈敛财、控制人身自由甚至绑架勒索的行业,传销祸害了许多善良的人们,也引发了许多社会治安事件。于是,没几年时间传销就成为中国政府出重拳对传销活动于以打击和取缔,1998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称之为“变相传销”即层压式推销。政府将传销定性为非法营销活动并严厉打击之后,传销活动确实消停了几年。善良的人们以为传销就此销声匿迹离我们远去。其实不然,经过短短几年蛰伏之后,一些利欲熏心的传销头目转移阵地到了广西玉林、来宾等内地二三线城市,名称自然不敢再叫传销,而冠之以“连锁经营”、“连锁销售”、“纯资本运作”、“西部开发民间基金”、“国家参与的社会资本的二次分配”、“1040工程”、“阳光工程”、“商务商会”、“民间互助理财”等美妙名称,在经营理念上也披上“西部大开发”、“北部湾大开发”、“产业转移”、“消费者也是资本家”、“打造中产阶级”等红色外衣,因为不敢公开活动而谎称是国家暗中支持的保密项目,把政府的打击称之是“宏观调控”、“负面”等。经过精心包装之后的传销活动洗脑更具欺骗性、组织运作上更具隐蔽性。就这样,第二波传销活动在广西找到了适合生存、发展、壮大的土壤,并且很快又向西北、东北、东南地区辐射和蔓延。
本人就是广西北海“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内部自称是资本运作)受害者之一。在传销组织两年多,倍受煎熬,最终还是冲破阻力探明了真相,幡然醒悟后走出了魔窟。在此,愿揭伤拭人,把自已所见、所闻、所思、所悟略作概述。但愿此文能唤醒那些仍受传销蒙蔽的人们早日脱离苦海,也希望能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早日铲除这一社会毒瘤,以净化社会环境。
一、 传销规模之大令人震惊
涉传人员之多:
2012年据国家工商总局披露,全国从事传销或变相传销的人员累计多达1200万人之多。这一官方统计数据来源是十分有限或保守的,而据反传销网站文章披露实际传销人员恐怕在2000万人左右。各地、市传销人员分布多少不等,但有些城市的传销分子之多的已达惊人程度。以广西北海为例,北海是一个新兴的滨海小城,以十里银滩享誉天下。据“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内部讲师众口一词地讲述“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传销)的人员有50多万”。这是他们为了迎和人们的从众心理,标榜行业的规模,从侧面说明这个行业的国家行为和合法性,其目的是为了诱骗考察者入伙。北海50万人做“资本运作”的说法有些夸大其词,不可全信。但是,有“资本运作”(传销)人士曾去北海市扫黄打非办求证,官员亲口说:小小北海“资本运作”(传销)人员至少在十万人之上。作为地方政府部门,不愿把这一不法现象夸大,所以10万人的数据是有所保留的。将以上双方数据折衷处理,再凭有资本运作人员一两年在北海的体验和观察证实,业内人士认为北海“资本运作”(传销)人员有二、三十万当属事实。而北海当地常住人口仅有20多万,并无其它产业支撑,而传销人员占了足足一半,这样的城市人口结构和发展生态是何等匪夷所思。
凡从事过“资本运作”(传销)活动的人都知道,传销组织是通过从业者将自已的亲朋好友邀约(骗)到异地,然后经过五到七天的行业考察(洗脑),如果被邀约者认可了便会加入,如果被邀约者不认可则会返回家乡。而实际被成功洗脑的加入者占被邀约考察者的比例只有10%左右,也就是每邀约考察仅能成功发展一人。那么,按此比例推算,全国对“资本运作”(传销)有过近距离接触和了解的人在1亿人左右。这么庞大的涉骗群体,能不令人震惊吗?
涉传地域之广:
近几年,仅从电视和网络报道的打击传销信息来看,先后有广西、广东、湖南、湖北、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甘肃、宁夏、内蒙、辽宁、陕西、山西、河南、河北、江西、福建、安徽、江苏等二十多个省,可以说传销已遍布大江南北。传销最为严重的省份应首推广西。广西的南宁、北海、来宾、防城港、钦州、崇左、柳州、梧州、百色、贵港、桂林、玉林、合池、凭祥等十四个城市和地区均有传销体系在活跃,有一个号称“连锁销售”的官方网站就赫然地写着这十四个城市的名称。在广西传销可谓遍地开花,呈半公开化。广西地处中国西南边陲,一、二产业一直滞后,但近几年第三产业出奇地迅猛增长,个中原因不言而喻。传销已成为拉动广西GDP增长的“支柱产业”。官媒称广西是传销的重灾区,传销头目们则把广西美誉为“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业的黄埔军校。传销涉及的地域之广,能不令人震惊吗?
涉传资金之巨: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传销从日本、台湾传入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广东。第一波传销的混乱发展已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害,最终迫使国家在1998年严厉打击并明令禁止了传销活动。那时,受害者的投入一般在三五千元,并且有一个所谓的保健品、化妆品、洗涤品等产品支撑,受害程度还不算严重。第二波传销自从披上 “北部湾大开发”的红色外衣,使参与者感到是在响应国家发展战略的国家行为,光荣而神圣。并且取消了产品,谎称行业属于虚拟经济范畴,以消费资本化理论为指导,其名称贯之以 “连锁销售”、 “资本运作” 或“国家参与的社会资本的二次分配”、“1040工程”等更加迷惑人。
2000年初期,每位加入者普遍投入一份3800元,而到了2005年左右资金投入提升到每人69800元,进行了这一番升级换代后,传销队伍出现了三高人群(高学历、高智商、高收入阶层),其组织更加严密、欺骗性更大、危害性更甚。我们仅以国家工商总局披露的1200万推算,每年约有300万新人陷入传销,每人投入69800元,每年因传销涉及的资金就高达2100多亿,这笔巨额资金对国家的金融秩序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传销的本质是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没有进行任何增值运作,所以决定了95%的后加入者血本无归,参与者当中绝大部分人是未就业的大学生和或农民工,这些人的生活本来就捉襟见肘,对他们的人生打击之重可想而知。巨额资金就这样被传销头目卷走,能不令人震惊吗?
传销生存时间之长:
1980年代传销在中国出现,最开始出现于南方和沿海大中城市。
1990年11月14日雅芳为中国大陆第一家正式以传销申请注册的公司,正式名称为“中美合资广州雅芳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广州;此后,各种名目传销公司遍地开花。
1993年,随着未经注册或注册未被通过的非法传销引起的纠纷通过传媒从正反两方面不断曝光,官方开始重视该行业。
1994年,上海、深圳、广州等地行政管理部门开始组织人员,专门草拟有关管理办法。
1994年8月11日,国家工商管理局发出233号《关于制止多层次传销活动违法行为的通告》。
1994年9月2日,再次发出240号《关于查处多层次传销活动中违法行为的通知》。
1995年3月28日,国家内贸部办公厅(今商务部)发文,宣布正式成立“多层次传销管理条例”立法工作机构,正式起草国家关于多层次传销管理办法。
1995年9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停止发展多层次传销企业的通知》,以对国内再次过热的传销进行规范限制。
1996年4月,中国首次批准了41家传销企业可以开展传销业务,其中广东8家。
1996年6月26日,上海市传销行业召开第一次会议,首次向全社会公布了行业守则。至此传销基本开始进入相对的健康成熟期。
1997年9月,国家工商总局在青岛市向500多家传销公司授牌。
1998年4月21日,国务院颁布了全面停止任何形式的传销活动的命令,对整个传销业的全面封杀,也就是说不管你是规范经营还是违规炒作,所有从事传销业务的公司全部停止营运,听候国家后续政策的处理。此后不久,国务院发出了要求原有传销企业全部转型为传统批发、零售销方式,从而实现一个过渡性的转制工作。
1998年7月,国务院颁布通过了成功转型的10家规范直销企业的名录。中国就有了传销与直销的词汇。从此传销一词在中国属于一种经济犯罪行为。直销一词在中国属于一种合法的经营模式。当时,国内尚无有实力和经验的公司从事直销业,那些不甘心失败的传销头目就另辟蹊径卷土重来。
国务院于2005年8月23日《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禁止传销条例》自2005年11月1日施行,《直销管理条例》自2005年12月1日起施行。
2009年2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于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犯罪作为一个新增的条款被列入了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从而扭转了长期以来将传销犯罪“塞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的尴尬局面。
2010年5月7日颁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八条规定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
2013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三部门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结合司法实践,就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发出《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13〕37号》通告。解决了传销在立案追诉中是遇到的七大问题:

一、关于传销组织层级及人数的认定问题;

二、关于传销活动有关人员的认定和处理问题;

三、关于“骗取财物”的认定问题;

四、关于“情节严重”的认定问题;

五、关于“团队计酬”行为的处理问题;

六、关于罪名的适用问题;

七、关于“层级”和“级”、传销组织内部人数和层级数的计算的问题。

对于打击广西传销的报道十多年来时紧时松,从未停止,可屡打不绝屡禁不止。摁下葫芦浮起瓢,其实广西传销没有打下去,安徽、湖南、江西、四川等地传销却如雨后春笋般兹生起来,近年来东部省份传销案件有增无减。二十二年来,传销在中国如此兹生漫长原因何在?能不令人震惊吗?
二、传销的八大公害后患无穷
(一)、传销受害者心理扭曲的群体:
资本运作(传销)发展模式主要是发展最亲的亲戚和最好的朋友,每个人陷入其中,都是因为当初被自已的亲戚朋友“真诚”感召,被当地城市释放的“行业氛围”所迷惑,他们坚信这个行业是国家行为是合法的。当每个人进入了这个行业之后,慢慢发现大部分人发展并不象当初讲的那么容易,邀约人难,邀约来了之后认可更难,有些人半年左右还没发展人,钱也花光了,生活无法维持,心理压力很大,对行业有所疑虑,但看着别人能发展,只有责备自己没本事没人脉,只有放弃离开,这些人直到离开传销组织,还是不明白这本来就是一个骗局。这些人回去以后带着自责自怨,对人生失去信心、甚至痛苦终生。还有一种人尽管发展了一些朋友和亲戚,但朋友们发展又非常难,时间一长自己开始反思或有意去了解真相,越接近真相越看清了传销骗人本质,梦想就此破灭,他们凭良知挣扎着走出行业时,失去的不仅仅是金钱,失去是尊严和朋友的信任,回到家乡过去的朋友对他们另眼看待,这种失去亲情和友情的孤独和痛苦是常人难以理解的,他们心理的阴影无法消弥。他们从此不再相信别人,同时别人也不再会相信自己,这是一个金钱被传销完全榨干吞净、心理被无情扭曲的上千万人的群体。据不完全统计,在传销行业血本无归的失败者高达95%。
(二)、传销“受益者”-背负罪孽的所谓行业“精英”:
根据广西(全国多地均复制广西模式)资本运作模式规则,每个人投入69800元,每个人发展三个下线(资本运作内部叫伞下,表示他们不是传销),依次倍增下去,当下线积累到(约四层1\3\9\27)29人时就升为高级业务员(也叫老总),在升到高级业务员前能拿到约15至20万提成,但两年左右的时间大部分已经花完。据统计分析,平均能升到老总的人大约只有5%左右,在行业里能升老总的都会被伞下的业务员视为“行业精英”而顶礼膜拜。升了老总也并非都能赚到钱,如果下面团队发展不好随时都有溃散的可能。真正能赚到钱的也就1%的人。
根据传销组织严格的“保密”制度规定,一级只能知道一级的事,经理级别以下人不准打听老总级别的事儿。谁要想问老总的钱是怎么分配的?老总们的回答众口一词“你上去了就知道了”。 有人忍辱负重奋斗了两三年到了老总级别, 这时二、三代老总会沉重地告诉你“对不起我们都是被骗了,这个行业不是考察时讲的那样”(这叫二次揭谎),老总的钱怎么分配:即你的伞下29人以外新增人员投资的69800元的45%=31500元,31500元分成三份,分别发给三代老总,每一代老总拿10500元,要拿到1040万,团队要发展900多人并且要均衡布线,若是人员分布不均衡,即使伞下两三千人也拿不到1000万。再说1040万根本拿不到,按传销组织四代老总出局制规定在你还没有拿够1040万以前早就应该离开。原来根本不是国家行为,而是十足的违法犯罪行为,并且没有给国家上一分钱的税,也没有资格上税,体系也没有进行任何运作,而是纯粹地上线拿下线的分钱游戏. 到这时,这些老总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大骗局,许多老总会痛不欲生、万念俱灰,有的女老总会抱头痛哭。当他们擦干眼泪之后,看见眼前是一道地狱之门。往后退吧,如何面对被自已骗来的亲人和朋友?如何补偿他们的血汗钱?又怎能挣脱站在自己身旁的三代四代大老总们的威逼、利诱和恐吓?往前跨吧,有金钱名车的诱惑,但同时将终生背负罪恶和饱尝良心的谴责。当然也有例外,有的大老总心肠更黑不进行二次揭谎,自认为可以一手遮天满天过海,对才上总的一代老总只按规则发钱,不告诉钱怎么分配,仍然继续蒙骗一年半载,这样做一是怕泄密二是让你保持激情便于团队发展。能否做到这一点就看双方搏弈了。可以说传销组织的上总是一个分水岭和试金石。究竟是做好人还是做坏人?是做受害者还是害人者?是要道德还是要金钱?这是对人品人性的一次重大考验。
老总们的选择和结局大概有下列几种:
第一种人:还算有良知,他们不愿再做这伤天理的事了,有的人向上面老总要一部分钱补偿下线,有的一分钱也要不到,不管怎能样要对叫来的朋友说明真相,解散团队,带着耻辱和自责离开传销窝点。能做出这种正确选择的人其实很少,不到1%。第一种老总实际也是受害者。
第二种人:一没勇气反抗上级老总,二没勇气对亲人和朋友们说明真相,这类老总本身团队发展也比较缓慢,也没有能力和勇气继续发展团队,在痛苦中自欺其人,还要对下面的人继续谎言相骗,顺其自然能维持多久是多久,看着伞下的人员自生自灭作鸟兽散,最终自已或许能捞回自己的本钱而已。第二种人约有2%。
第三种人:在金钱和良知两者之间,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这种人当初进入传销组织是被骗和受害者,但从这一刻起他们就嬗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骗子。他们马上擦干眼泪,换一身靓装,强颜欢笑,姑作激情,继续摇控团队为自已敛财,但他们做贼心虚,胆小如鼠,骗了百十号人,赚了百八十万,朋友不敢见、家乡不敢回,不是在外省小镇买套房隐居下来,就是移民到东南亚穷国隐姓埋名,终生如丧家之狗。第三种人约有1%。
第四种人:他们的良知已荡然无存,只认钱财,贪婪至极,并且胆大妄为。他们为了蒙骗和控制团队谎言说尽,为了逃避公安的打击诡计用遍。他们也许开上了名车,买上了豪宅,但好景不长,恶有恶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被公安绳之以法送进了监牢,没收非法所得。但愿这些不良老总在铁窗之内能够忏悔。第四种人也不到1%。
第五种人:也许是能人,也许情商很高,也许财运恒通,也许他们骨子里就有骗子的基因,他们骗人毫无愧疚心理,他们崇尚丛林法则,他们在行业里一路顺风顺水,团队发展本身很快,三五年之内团队发展有数千人甚至上万人。他们登上传销金子塔尖成为操盘手,数百万、上千万不义之财安然落袋。他们掘得这一桶金,并不会就此罢休,他们也许会投资实体成为真正的老板。但更多的是去其它城市继续从事传销事业,还会创新模式,或金融、或理财、或直销,无论合法还是非法,他们都会将掌握娴熟的传销模式复制过去,本质都与骗脱不了干系。这类人侥幸逃脱法律的治裁,手中又有钱如虎添羽,有可能成为职业骗子或形成黑社会性质的团伙,这种人对社会的危害最大。人在做天在看,高超的骗术能欺骗众多善良的人们,但永远骗不了天。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人少之又少,大约万分之三。
(三)、传销之城短期受益,长久受害:
凡传销人员聚集的城市,由于大量的人要吃饭,会带动那里的餐饮业,连菜市场的生意都会旺起来;大量人员要住,房屋租赁业也会火暴,2008年台湾东森电视台曾报道,北海近几年房地产价格急剧攀升(2005年每平1000元,2008年每平4000元),过去烂尾楼一扫而空,是因为有几十万传销大军入驻北海。这一报道绝非空穴来风。传销人员要发展团队,会从各自的家乡邀约朋友前来考察,带动了当地的客运业和旅游业。外来人群的消费,带给当地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它是短期的,更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一活动是非法的也是有违天理道德的,谎言总有被揭穿的一天。如果当地没有正当产业的支撑,消费GDP的泡沫迟早会破灭的。
2011年,当地电视台连续报道了广西来宾的传销活动,重创了了来宾的传销团队。曾有一伙传销头目扬言,如果来宾的“资本运作”团队集体外迁或解散,来宾一夜之间会变成一座空城。传销头目也太过嚣张,但也道出了几份实情,来宾的经济被传销分子软绑架了。北海本来以十里银滩为标志美名远扬,但近几年却因成为传销之都臭名昭著,北海有许多真正做实体的公司招不到外地工人,原因是人家怕是传销骗人不相信北海会有公司真招工。传销之都的恶名对北海的负面影响无法估量。
(四)、传销改头换面的衍生品究竟有多少?
目前,以“纯资本运作”为名号的异地传销组织,以国家行为、保密项目为诱饵,一无公司二无产品,是规模最大、人数最多、分布最广的一支;
2013年中国商务部公布了一份《传销黑名单》涉嫌传销的境内外公司多达343家,这些公司有的打着直销的旗号,但没有直销经营许可证,表面上以贸易或销售为名,而实质上却是传销。



    有以网络为联络平台的资本运作,网络资本运作标榜它的优势是投资少(580元起步)、不去异地消费、不耽误工作、可以在网上找网友等;也有以劢志、国学、传统文化、创新管理等培训为名的传销,它是先让你交学费成为初级学员,培训中通过学员互动、做游戏、讲师再讲一些玄妙的理念,如果你有点相信和兴奋其实已被洗脑,很快他们又会推出下一个大师的讲座,让你交更多的钱。当你冷静反思之后,哪些概念和说教在生活中毫无实用价值;也有以投资公司或理财公司为名的理财式传销;也有以小搏大交三五万购房基金,并承诺按月返还一定本金的购房式传销,要赚钱还是以发展下线多少提成,其实99%永远也买不到房;也有以公司未来会上市,让你做原始股东,上市后股票会翻十倍八倍的证券式传销,如果你真的买了它的股票,可能永远也上不了市或根本没有上市的资格;也有加盟连锁店、他们一是夸大产品的品牌价值,二是夸大市场前景、三是已加盟者的成功(虚假)经验分享,一旦加盟,实际和他们所讲相差甚远,自己想赚钱难乎其难;凡此种种不管他们如何巧立名目,前景描绘得多么美妙,只要是让你交钱,只要是让你不断发展下线和实行团队计酬的,本质上都是传销。只要上网浏览致富信息或接听陌生人的推销电话,传销的黑手就会向你伸来,如果没有足够甄别真假的能力和抵抗诱惑的能力,可能就会跳入传销分子早已挖好的陷井。

(五)传销象邪教一样在控制人的思想
传销组织对传销人员的思想控制是非常严格的,通过七天考察加入传销只是洗脑的第一步。其实更深入的洗脑还是进入他们体系之后。比如,一本厚厚的手抄本《学习资料》,可以用电脑来打或复印即可,但推荐人要求每个新加入者必须用钢笔一字一句的认真抄写;《业务洽谈》十三条,编的很不通顺,但任何人不能更改,并且要求所有人一字不差的全部背下来,还要在学习会上抽查,错一个字扣几十元。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其目的就是用这些方式占用你的全部时间,让你忙得不能有空闲去和体系外的人接触,用背诵的方式填满你的大脑不让你有思维的空间。传销组织内部要求对推荐人以及大经理要绝对服从和尊重,要对他们感恩。开经理会时由大经理来讲课,只要大经理一进会场,几十人要全体起立鼓掌欢迎,还要齐声高喊“XX大经理好”,等大经理坐到主席台前后其它人才能坐下,多么象教堂里的教徒对教主般敬仰膜拜;久而久之让每个人形成唯命使从的心理。“相信、听话、跟随、照做”是行业的八字宝典和行为准则。不许队员看报、看电视和上网,认为外界的一切都是对信心的干扰,谁要是对行业有一点疑虑或怨气,就是消极语言或消极心态,马上就会有推荐人对你进行批评教育。传销人员看似在城市小区里生活,但他们的思想完全被封闭起来,象似与世隔绝。传销组织的所作所为最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让团队的人知道真相。考察者的任何一种疑问,他们都会以一种歪理邪说来解释,实在解释不通的事就以保密项目为由加以搪塞。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一个群体长期被反复灌输一种理念,并且一个腔调说话,最后就变成集体无意识。人一旦被洗脑真是不可理喻。
这里讲个小故事:当我了解了资本运作的骗人内幕,也知道上面的老总已被公安拘留,我也离开体系不再做了,我把行业的内幕和骗局全部讲给一个行业内的好朋友,想拯救他,但他就是不相信我的话,仍在行业内多坚持了一年,一直等到整个体系完全溃散才醒悟,代价是他又多坑害了八个朋友。人一旦陷入传销谁也救不了谁,只有自我觉醒,自我救赎。回想起今年四五月份报道的山东招远的全能神教,在正常人看来索要陌生人的联欢络电话被拒而去报负杀人,如此谎唐而又残忍的事儿竞发生在都市餐厅,但被邪教洗脑的信徒们却能做得出来。传销和邪教的洗脑方式何其相似,传销的骗人心态与邪教也相差不远。
(六)传销活动向着有组织的犯罪发展
有的传销头目与境外非法组织和黑恶势力勾结,利用传销结成黑帮网络,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各省市传销大案层出不穷,规模越来越大,如2009年公安部挂牌督办的全国非法传销第一案“蝴蝶夫人”何跃兰传销案。这个组织通过拉人头、高额返利等方式开展传销活动,发展会员6万多人、代理商500多人,遍及全国29个省市区,涉案金额高达3.35亿。2012年8月,江苏镇江警方破获“世纪通”巨大传销案,该案业务遍布20多个省市、非法敛财10亿余元、旗下发展13万余人。
   (七)传销引发的恶性治安事件层出不穷 。
据中安网报道,2013年 5月4日,合肥市滨湖新区打击传销执法人员在滨湖新区临宾苑小区物业人员配合下,清查租住在该社区内的涉嫌传销人员。民警在处置过程中,多名传销人员妨害民警执法,其中数名嫌疑人趁现场混乱,拿砖块偷袭现场执法人员,致使现场打传办工作人员及民警共12人受伤。 当日下午16时左右,该社区内被清查的涉嫌传销人员又通知近300人陆续赶到临宾苑小区,并将该小区大门封堵,阻碍社区居民进出。传销分子竞敢集体袭警,可见猖狂至极。本来警察是在拯救他们,但这些人被洗脑之后已是非不分,只听从传销头目的调谴和盅惑,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和判断。
2011年12月,当地电视台曾报道,山西省某地发生一起抢劫出租车、车主被杀的恶性案件。根据现场遗留证据,警察很快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但这个嫌疑人很快说出他不在现场的证据,并指出有可能是有人有意栽赃,作案者可能是他表哥,经查果然作案者是提供线索者的表哥父子俩。案件蹊跷的背后原因是,这三个人原来都是在广西来宾做资本运作的,表弟将表哥父子俩发展为下线到广西做传销,后来都赔钱而归,表哥几乎倾家荡产身无分文,表弟也无力补偿,表哥父子俩对表弟一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为了搞钱铤而走险,就犯下了劫车杀人又嫁祸表弟的罪行。可见传销已把原本老实、善良的农民变成了恶魔。
近年来,全国因传销者绝望或报负杀人、抢劫、绑架等案件已有无数起。导致种种悲剧的发生,如此恶性循环给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威胁。
(八)、传销严重破坏诚信道德和精神文明
传销组织对其成员进行反复强制式洗脑,即便组织被取缔,不再从事传销,但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对那些成功的老总有敬佩之心,他们将“欺骗”视为一种能力和智慧,越能骗人的人越能成功越有钱。有些人甚至放弃诚实做人的信条,会认为在市场经济社会诚实讲道德会处处吃亏,于是变得极端自私,唯利是图,动遥了道德思想信念基础。这样的社会成员如果达到一定规模,社会控制体系将面临崩溃的危险。谁也不能肯定现在各省的传销如此之多,其组织者是不是以前的受害者。
  传销对社会基本单元——家庭的瓦解作用不可小视,传销活动参与者多有相同的经历,就是被亲戚朋友以介绍工作为名骗到外省市,亲友之间的互相欺骗是对社会稳定基础的极大破坏。假如传销无限制发展下去,社会上人与人的信任资源将无限流失,终究会动摇市场经济赖以发展的基础。我在北海的两年中,就认识好几位因丈夫反对妻子做传销,劝不回妻子而离婚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是传说。有的因“洗脑”过分投入,梦想破灭后,难于接受残酷的现实,心中集怨无法释放,精神接近崩溃边缘。
  三、铲除传销犯罪的几点反思和建议

  (一)学校对青年学生的教育,主流媒体对公民的宣传教育,要坚持社会主义传统价值观,要以道德诚信为本,不要鼓噪什么智商技巧处世哲学;要以劳动致富为本,不要提倡什么机遇和挑战;要以敬业奉献为本,不能以财富多少论英雄,要让人们树立正确的财富观和人生观。不要把富豪、精英奉为全民楷模,不能一切向钱看。不要不切实际的鼓励人们成功,因为毕竟成功者只是少数,让所有的人都奔成功,受伤害的是大多数。记不准在那儿看过一本书《成功是一济毒药》其见解颇具新意。传销组织之所以能骗人得逞,就是掌握了人们“快速致富、渴望成功、寻找机遇”等浮澡的心理弱点。每一位上当受骗的人必然有某些心理弱点,自身原因是主要的,其次才是客观原因和社会原因。
(二)如果传销人数在一个城市只是极少数不足为奇。但传销人数在一个省或市占到了一半,并且存在十多年屡打不绝,难道公安和工商执法部门能视而不见,不能不怀疑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契。为了地方眼前的经济利益,有些地方官员传销手下留情或放任是可能的。
以广西北海为例,就有多起考察者亲自到公安部门报案,但警察不管,说是还没让你交钱没有证据,如果这个人交钱进入了,他就不认为这是传销怎么会去报案呢?北海各大小书店长期出售传销书籍,为什么不查一查出版商和书店?《幸福的港湾》宣传光盘内容大讲资本运作,发行仪式上为什么会有当地民政部门领导出席?北海打击传销抓了不少传销头目,当地台等到报道了,但北海日报和电视台却很少报道,这是为什么?传销在一个城市的规模化给传销分子骗人创造了题材,也给受骗者布下了迷雾。国家应该对传销泛滥成灾的地方官员追究责任。
(三)国家制定法律和修改法律应根据社会问题及时、条款要准确有操作性、降低传销入罪门槛。2005年之后,广西四川等的传销转型升级成了无产品的“资本运作”, 2009年2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才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修正案(七)的规定出台晚还不要紧,关键是法律的操作性不好掌握。
于是,根据2010年5月7日颁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八条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够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这样的标准使多少传销头目逃避了治裁,找30个下线同时举证谈何容易?面对如此法律公安执法更是难上加难。希望制定法律的专家们在起草法律条文时,走出去听取一下基层民警或反传销协会以及受害者的意见为好。
   (四)好多传销受害者醒悟之后,宁可忍气吞声离开或私了也不愿举报,一是怕打击报负,二是又不给受害者退一分钱,三是怕自己的亲戚也被抓捕判刑,使传销头目有恃无恐。所以建议从传销头目的罚款中给举报和自首者提取一部分退赔,这样就会有大量传销受害者去公安自首或举报,传销组织就会从内部很被瓦解。另外,因为传销组织多是以国家名义、虚拟经济、保密项目等为诱因,又是纯资本、无产品,建议把异地传销定为诈骗罪或非法集资罪来打击更接近事实,也容易操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传销历史